杂食咸鱼

【杰约】两位绅士的恋爱历程

#食用注意#
#年下 强强 双黑
#大概是游戏向(我根据杰克推演和百度上查到的对约瑟夫的背景和技能猜测瞎编的)
#可能有涉及到关于绘画和摄影的内容,放心都是我瞎编的(这才不放心吧)不要太过认真,毕竟我只是条什么都不会的咸鱼……
#巨型ooc预警
#如果以上都能接受,那么正文开始#
       隔壁搬来了一户新人家。
       如果放在伦敦的其他地方这或许不是一件值得人关注的问题,但主动搬来这儿的人可真不少见,这应该是被伦敦的繁华遗忘的地方,被隆隆的蒸汽机运作声掩埋的存在。
       就像公馆斑驳的外墙和公馆里陈旧的人一样。
       约瑟夫如往常一般摆弄着他看起来像是从上个世纪流传下来的古董相机,窗外隐隐传来佣人们搬运行李的声音,他晓有兴致的靠在窗前,木制的窗框发出不堪重负的吱呀声,竟比窗外佣人的动静还要嘈杂些。
       在那群佣人旁站着一位沉默的少年,十五六岁光景,却没有显示出和这个年纪相符的活力,仿佛一潭死水,和身旁同样沉默的管家一起站成了两尊雕塑,压的忙碌的空气都沉默了下来。
       约瑟夫细细打量了那位少年的着装:“又是一位家族斗争中的可怜牺牲品。”他这样下了结论,随即便失去了兴趣一般,又转回身细细擦拭起自己的古董相机。
      这样的少年他见的多了。
      要么最后被风风光光接回去,要么最后在这破破烂烂的地方悄无声息的死去。
      这都和他没有什么关系。
      约瑟夫取下墙上的长剑,将它收回了箱中。
 

       如你所见,约瑟夫是一名摄影师,但这是他很多年前的职业了,老一辈的人应当都对这位大名鼎鼎的摄影师有些深刻的印象,毕竟,约瑟夫的相片,可以留住“时光”。
       传闻,约瑟夫所拍摄的相片可以定格住拍摄时的时光,只要触碰到相片上的人物,便可以进入这段回忆,重新回味那多年前的幸福。
       许多人为此疯狂,他们不惜重金聘请约瑟夫成为他们的私人摄影师,将自己生命中最美好的时刻一一记下,但痛苦也接踵而至。
       相片所留下的回忆是一瞬的,也就是说,可以保存下的时光最长不过几分钟,你只能享受那短暂的欢愉,眼睁睁的看着心爱之物慢慢在眼前淡去,然后在痛苦中重归现实。有人想利用相片改变过去,可一旦进入了相片,即使只是呼吸重了一丝,场景中的人便会按照所发生的事循规蹈矩的继续下去,甚至连感情都没有一丝一毫的偏差,完美的像是一段数据。
       没有人会满足于此,人们开始想要得到更多,他们抛洒财富用来换取可笑的回忆,又因为巨大的落差而崩溃,沉溺于幻境中不愿醒来。
      教会的统治也因此受到了威胁,自称可以与神沟通的主教也无法帮助人们回到过去,人心开始动摇,不安的因子弥漫在稀薄的空气中。
       时光女神的赠礼带来了毁灭一般的灾难。
       但人们在痛苦的同时发现了一个令人恐惧的事实。
       在过去几年漫长的时光里,摄影师约瑟夫的时光,仿佛从来没有流动过。
        这给了他们可乘之机,以教会为首的人开始大肆宣扬约瑟夫的“巫术”,认为他是因为使用了禁忌法术被时光女神诅咒的人,人们开始厌恶他,恐惧他,一张一张的相片被烧毁,甚至连他自己都差点同这些照片一般化为灰烬。
       约瑟夫是在某一天突然失踪的,他只留下了一张照片,没有人敢去触碰那张照片,听说上面是主教死亡时的模样,痛苦,惊悚,而又绝望。
       没有人想到他其实没有离开多远,直到现在,无人还能记起曾有过这么一位摄影师。

       公馆外是浓密的有些阴暗的树林,连热恋中情侣都不会选择这里作为幽会的宝地,这也导致了无论何时公馆都是死一般的寂静,只有偶尔路过的飞鸟才能为这里带来一丝活力。
       约瑟夫时常怀疑到底是不是真的有人搬来了这里,不知是不是老公馆隔音太好的缘故,除了偶尔能看到那位管家出门,他几乎没有感觉到人的气息。
       即使再冷静的少年在这种情况下都无法心平气和的接受这一切,约瑟夫突然有些想要拜访一下他的这位冷静的小邻居了。
       几乎不出门的他当然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贺礼,好不容易找出来的一只布偶熊还是很久以前一位小姑娘为了感谢他而赠与的,勉强将布偶熊整理成了六七分新的样子,他敲开了隔壁人家的门。

(后续会有的!但是不要忘了在下咸鱼的本质)
(啊有谁知道用手机怎么把段落也完整的复制粘贴下来   一段一段的按空格非常窒息)
(祝各位食用愉快啦)

【裘前】分手

“裘克,分手”
“……怎么,终于受不了本大爷了?”裘克怔了一下,报复似的把身边人的手攥的更紧。










“啧!大热天你丫不嫌热老子还热呢,把手撒开!”
“哦。”
(其实只是为了沙雕一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在be三十题的边缘反复横跳)